夏色冬景

QQ:1248608159(彩虹QAQ),欢迎扩列♡

[Frank x Johnny] The diary of us.

#音乐组Franny
#存戏

The diary.

看看这积灰的日记本……自己有多久没写过日记了?翻到上一篇,歪歪斜斜的字,泪痕可能比当时有力气写下的字要多。当然,我当然记得那一天,父亲被安葬(如果那勉强也只能算得上简陋的葬礼算的上安葬的话)的那天。

哦转换心情Johnny,你是来写日记纪念今天而不是缅怀过去的。

今天可是奇妙的一天。以致于让自己从回忆里重拾这本日记本并写下新的一篇。轻敲几下许久没用的钢笔笔身,细细地回想今天发生的事情。

『6.1        阴转晴

早上路过公园时被孩子们拉着唱了一首有些跑调的童谣,并得到了一个有着美丽的金色编织发的小女孩的亲吻——这可比肚子里随便塞进当作早饭的过期面包甜蜜多了。顺便知道了,今天是儿童节。所以我放弃了不久前还会成为赌桌上一个筹码的钱,送给了他们一罐糖果——Well…如果一半的糖没在哄抢中掉到地上被踩进泥里了的话自己大概不会有任何心疼。

哦对了,最重要的,今天遇到了个有趣的家伙。他叫Frank——这是最后我擅自决定的名字,毕竟他并没有和我说几句话。他很「古怪」,我想每个人见到他都会想起这个词。Frank is freak.(后注:Johnny你真的不该试图编一个冷笑话。)他带着一个巨大而笨拙的Frank头套,可能是电视上的那位Frank的粉丝?总之,他可惹眼极了,所以在街上晃荡的时候,他在转角的第一眼就映入了我的眼睛。他那时正被几个孩子缠着,显得惊慌又无措,局促不安地想低下头,却因孩子们不断想伸向他头套的手而不得不双手压着头套防止被扯落,一瞬间我就抛掉了他是个儿童节活动的工作人员的想法。Anyway,我实在不忍心,决定上前解救他。在又损失了一张纸币后,终于满足了狂欢一般的孩子们。

“Hey,你还好吗?”

我是这么开始我们的第一句交谈的,然而是石沉大海。他沉默着垂下头,有些精疲力尽般的垮着肩膀,头套跟着他的头摇摇晃晃,手紧紧捏着衣摆,像个心情低落的孩子。
那时我大概多少猜到了一点他的情况(当然我知道随意猜测别人不怎么好…),想了想还是伸手拍拍他的肩,手下的身体有些颤抖,我几乎想伸手抱抱他,事实上我也这么做了。不过他虽然没有反抗,身体却僵硬极了,无奈我马上放开了他,自己当时大概是冒犯到他了?我有些失落,舔了下干涩的嘴唇就有些不知该怎么做了。开口想向他道歉,但他出乎意料地伸手握住了我的手。那双手温暖而湿润,大概是刚才过于紧张导致的,我马上就注意到了他的手型十分完美,手指也十分修长,骨节分明,会很适合弹琴吧……扯远了,总之我明白了他大概是在表示友好,所以我选择回握它,试图安抚他。他抬起他硕大的脑袋用那双乍一看有些吓人的眼睛看着我,过了几秒才从喉咙里发出有些嘶哑的中音向我道谢。那个低沉的男音是多么美妙,我敢肯定他唱起歌来绝对迷人极了。而尽管那只是几个简单的音节,却让我的心情一瞬间亮了好几度。他指指身后的路,示意我他要离开了。这让我突然莫名升起一种我自己都觉得奇怪的失落,我现在也没搞懂我当时的心理,只知道我突然冲动地说了一句:“我们还会再见吗?”他的大脑袋又晃了晃,似乎对这句话有些理解不了,他伸出手指了指自己,头部歪斜了一个角度。我点点头,抿着唇感到有些紧张。不知过了多久,他上下晃了下脑袋,手指移向旁边的路牌。
“明天……”他说,最后看了我一眼就转身有些仓促地向转角走去。我半眯着眼看着他背部因为沉重的脑袋而微弯曲的身影,伸手无意识地理了下有些凌乱的头发。我真的开心极了,甚至现在想起来嘴角还会不受控制地弯起。这大概是我继认识Penelope之后最让我愉快的经历。我已经有些迫不及待明天的再会了,哦或许我该想想明天该怎么和他交谈……等等,no,怎么这个时间了!God我该去弹我的曲子了。那么,就写到这。』

评论

热度(2)